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8章 重度社恐(一)(1/2)
绝对掌控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梁衍没动。

  他低头。

  舒瑶搂他腰腹的手更紧了。

  走廊上安安静静, 梁却葵偷偷地跑出来看了眼,又很快缩回小脑袋, 藏回病房中。

  “我知道那时候我说了很多不好的话, 可有些都是在骗你……”舒瑶小声道歉,“对不起,我可以慢慢地和你解释。”

  梁衍微怔。

  舒瑶仍旧箍着他的腰肢, 脸颊在他背上蹭了蹭,声音委屈“我的头好痛啊。”

  这话果真有用。

  梁衍摸了摸她的下巴, 舒瑶立刻送了手,仰脸看他。

  梁衍牵上她的手,往病房走去,有些无可奈何“你呀。”

  病房之中, 梁却葵此时就像一只壁虎, 老老实实地贴在墙壁上。瞧见两人缓步走来, 她立刻让开位置,推出去,给这对情侣留出足够的相处空间。

  出去的时候顺便关上门。

  折腾了一下午,舒瑶也累了,梁衍让她坐在床上, 伸手摸摸她的脸颊,试试温度。

  还好, 并没有发烧。

  刚想缩回手, 舒瑶就捏着他的手腕, 不许他离开, 漂亮的一双眼睛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多抱抱我啊。”

  她主动靠上来,细伶伶的胳膊环抱住他的脖子,蹭了两下,声音低低“哥哥,我不喜欢许纯薇。”

  梁衍给她揉着太阳穴,问“她做了什么坏事?”

  梁衍再了解舒瑶不过。

  甚至不需要她再详细多说,便知晓她未出口的意思。

  “她很坏,”舒瑶说,“三年前,我收到了一封信,署名就是许纯薇。”

  梁衍抚摸她头发的手稍稍一顿。

  “那封信不是给我,而是是寄给你的,和你订的漫画书一起送过来,”舒瑶慢慢地回忆,“可能是佣人整理的时候弄乱了吧,不小心把信夹进了漫画书页里。”

  梁衍说“未必是不小心。”

  许纯薇擅长做这种买通人、暗地里做手脚的小把戏。

  只可惜那时候梁衍一颗心全在舒瑶健康上,未曾想过这些在暗中窥伺的渣滓。

  他早就忘了许纯薇这号人。

  舒瑶很喜欢看漫画,当时的梁衍购买了许多漫画书供她顺便订购了国内外一些出名的漫画杂志周月刊,例如集英社的《周刊少年ju》。

  “那封信的内容,我到现在还记得。她问你为什么要养一个宠物在家里,还说我可能是……呃,那种职业的人。总之,用词很不好,很恶劣。”

  梁衍抚摸她头发的手稍稍停顿。

  “我当然知道她是在故意挑拨离间,”舒瑶说,“但我那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并不能作为你合格的伴侣。”

  梁衍轻斥“胡说什么?”

  “这点不能否认,我没办法成为你的左膀右臂,”舒瑶搂着他的脖颈,脸贴在他肩膀上,“那时候的我,连和人交谈都做不到,但你不一样。”

  他很强大。

  一开始接近梁衍时,舒瑶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那是面对偶像而有的自卑。

  那时候的爱令她感到卑微。

  舒瑶说“先前我听明珺姐和你争吵,她说过可以帮我恢复正常。”

  梁衍并不言语,顺着她单薄的背部,轻轻地拍了两下。

  “我和你分手,是想变得更好,能够变成可以堂堂正正站在你旁边的人。他们到时候见了我们,也会称赞,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而不是像许纯薇那样,说我是你的附属品,是你豢养的宠物,”舒瑶松开手,眼巴巴地看着他,“但是你不同意。”

  梁衍仍旧记得那时的情形。

  舒明珺多次上门,碍于她是舒瑶堂姐这么一层关系上,梁衍对她已经足够忍耐。

  偏偏舒明珺犹自未觉,反而多次挑衅。

  在某晚,舒瑶刚刚拔完萝卜,蜷缩在他怀中,突然提出分手。

  分手的理由很简单,舒瑶说想要变得正常。

  但强行融入社会,只会令那时候的她痛苦。

  梁衍不能接受,但舒瑶却无法更多缘由。

  她悄悄地把自卑藏起来,不想让偶像瞧见自己的不堪。

  恰好当时梁衍心中烦闷,取了冰块,含在口中狠欺负她,把舒瑶弄得泪水涟涟,憋着一股气。

  回忆到这里,舒瑶说“你那时候也有点过分,次数太多了,我根本不行啊。”

  脸贴在梁衍胸膛上,舒瑶闷声说“本来还好好的,后来你那么狠,我又羞又气……这才说了狠话。”

  正如梁衍能看穿舒瑶小心思一般,舒瑶深深知道他的脾性。

  倘若当初不把话说的那么坚决,他压根就不可能放她走。

  舒瑶本来也没想这样,可梁衍在床上实在太过于欺负人。偏偏那又并非凌虐,而是总能让舒瑶愉悦到近乎崩溃,甚至于生理性失控。而梁衍完全掌控,欣赏着她的模样,甚至还会逼她说些难以启齿的话。

  这令舒瑶挣扎不已。

  享受他所赠予的好处,但又忍不住因那信上的话怀疑自己。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经历过的事情不多,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心思又过于敏感,仍旧有着一股年轻执拗的骄傲。

  梁衍叹气“你早该告诉我。”

  停顿片刻,他又说“也不能怪你,毕竟你年纪还小。”

  梁衍对待其他人无比苛刻,唯独对舒瑶,永远都是宽容。

  哪怕她做出什么事情来,梁衍都能原谅她,甚至于为她找好理由开脱。

  “我讨厌许纯薇,”舒瑶直言不讳,“我不想再看见她。”

  梁衍应允“好。”

  “那我万一一直好不了怎么办?万一还变得和以前一模一样,你怎么办?”舒瑶看着梁衍,终于告诉他,“我感觉自己现在很排斥和人接触、讲话……刚刚却葵在这里,我很不自在,很难受。”

  记忆完全恢复,她又陷入另一种不适之中。

  方才和梁却葵的聊天,舒瑶完全是逼着自己表现的正常。

  但还是很难受,哪怕她不触碰自己,内心的排斥感仍旧无法减少。

  只有梁衍,她只能接受梁衍。

  “没关系,”梁衍说,“我可以工作,还能养活小樱桃和小小樱桃。”

  舒瑶哼了一声,抓紧他的衣服。

  她的眼睛有点酸涩。

  助理终于带晚饭上来,舒瑶胃口不太好,稍微吃了些。

  梁衍给舒明珺以及舒世铭打去电话,报了平安。

  顺便也将舒瑶如今的状况如实告知“她现在比三年前的状况要稍微好一些,但也说不上太好……她仍旧不愿意与人接触。如果没有必要,建议你们不要过来探望。”

  手机彼端,舒世铭被梁衍这样的语气镇住了,他不解地询问舒明珺“怎么?听梁衍这语气……他打算养着瑶瑶、不让我们见了?”

  舒明珺放下手机,按着眉心,点点头。

  舒世铭追问“我总感觉你们仨有事情瞒着我,从上次舒浅浅,再到这次的苏绾滟。你们说,瑶瑶到底惹了什么麻烦?”

  “具体情形有点复杂,”舒明珺对舒世铭说,“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我慢慢地和你讲。”

  晚上,舒瑶不想住在病房中,外加身体也没什么大碍,撒着娇,一定要让梁衍带她回家。

  所幸如今不是酷暑,舒瑶大腿上的伤口恢复状况良好。

  只是清醒后的她完全不愿意让其他人触碰她,此时就连擦药也是梁衍亲力亲为。

  舒瑶穿着条素白的裙子,坐在椅子上。

  裙摆很长,如同流泻下来的一缕月光。她小心翼翼地卷起一部分,露出腿上伤口。

  早就已经结痂了,在莹白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医生给调配好的药水是透明的,味道很淡,抹在伤口上也不痛。

  梁衍个子太高,他必须单膝跪着,才能够给她仔细上药。

  舒瑶低头,恰好看到他浓密的眼睫。

  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头发,发质偏硬,有点扎。

  梁衍没抬头,也没有制止她这种孩子气的行为,拆开包装,取出棉签“听话。”

  棉签浸入药水瓶中,吸透了药水,这才拿起来,耐心地在伤口边缘处擦拭。

  药水是凉的,沁入肌肤之中,舒瑶忍不住缩了一下。

  “痛?”

  舒瑶摇头“不是,就是有点凉。”

  她眼巴巴地看着梁衍,却也知道,在伤口彻底好之前,梁衍绝对不会碰她。

  舒瑶把手又放在他的头发上,摸了两把,感叹“为什么你的头发这么硬啊?”

  她的头发是软的,又细又蓬松,完全不能烫头发,即使烫了,过上几天就会散掉。

  梁衍仔细涂抹伤口“其他地方更硬。”

  舒瑶小声说“今晚不想吃糖。”

  梁衍笑“好,那就不吃。”

  药水擦好了,把废弃的棉签丢入垃圾桶中,拧好瓶盖,梁衍仔细地收拾干净。

  舒瑶站起来,刚想自己走,却被梁衍轻轻松松地抱了起来,走向卧室“这么漂亮的脚,等下还有用,现在别走路了,免得累到。”

  夜色动人。

  一只小蝴蝶忽闪着翅膀,落在了玻璃之上。

  蝴蝶的两只小触角微微相触,它的视力并不好,超过两米远的东西,就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此时此刻,不到一米范围的飘窗上,它看见一个女孩正坐在飘窗上,纤细瘦弱的背部牢牢地抵在玻璃之上。

  她面前是一名高大的男性,声音低低,叫着小樱桃。

  蝴蝶不能理解人类的语言,哪怕它听见女生说了酸,也不会去思考究竟是吃了柠檬才变得酸还是因为其他;它的脑海中没有中文词汇,只是忽闪着翅膀附着在玻璃上,躲避着窗外瑟瑟落下的雨水。

  一场秋雨一场寒,花园中的植物茁壮成长。隔壁的妈妈又开始给孩子讲丰收季节的童话故事,只不过方式换了,猫崽崽腿受伤,不方便行动,于是用了魔法,胡萝卜会自动跳到小猫崽崽的后爪中,猫崽崽只需要花很长时间来擦拭胡萝卜表面上沾住的泥土。

  小蝴蝶在玻璃窗上,一直等到雨停,才看见男人俯身,亲吻着飘窗上的女孩。

  女孩同样回应他的亲吻,叫他哥哥。

  舒瑶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一只脚仍旧露在外面。

  脚心有些发红,方才梁衍给她揉了好长时间,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现在大拇指还会不受控制地蜷缩起来。

  等她熟睡之后,梁衍才起身,去隔壁房间。

  邓珏正在那边等他。

  沿着那两名精神病院的护士往下查,顺藤摸瓜,还真的让邓珏摸出来一个大瓜。

  苏父没有撒谎,这次的确不是他指使苏绾滟做的。

  他没这个胆量,也没这个能力。

  梁衍坐在书房中,听着邓珏报出那人名字,倒是没什么意外。

  他捏着舒瑶送来的那支钢笔,转了两下“没想到这么沉不住气。”

  帮助苏绾滟越狱的这个男人是苏父的老上级。

  “别忘了,你手上捏着的那些证据能让他把牢底坐穿,他怕你呢。这几年他也快退休了,才出了昏招,”邓珏被气笑了,“他上周刚去了趟瑞士,听说女儿儿子也都送出国了。”

  梁衍神色淡淡“走了也能弄回来。”

  当初梁衍和苏父交涉,搜集了不少他们那一派系见不得人的秘密出来,直接没有一个干净的。

  梁衍放下钢笔“资料已经交到三叔那边,对他们这种人不需要妇人之仁。”

  邓珏深以为然“的确。”

  他端起茶喝了口,润润嗓子,这才问梁衍“苏绾滟那边怎么处置?”

  “走法律程序,应该是强制关押。”

  邓珏说“苏绾滟这次居然主动承认了,这次犯罪完全在清醒状态下,再加上袭击护士出逃、还有前科,估计她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说到这里,邓珏摇摇头“说起来她也挺可怜,我听父亲说,苏绾滟先前也挺聪明漂亮。只可惜遇上了那么一个畜生爹,好好的姑娘,刚刚成年就被送给上级,活生生给折磨的精神不正常了。”

  当年那些旧事涉及人员太多,虽然秘而不宣,这几天还是给查了出来。

  苏父把漂亮的女儿当做礼物,辗转送到到一个又一个上级的床上,借此讨好,长达多年。苏绾滟甚至还怀过一次孕,也不知孩子父亲是谁,那孩子最终也没能降临到世上。

  那之后,她明显遭受到剧烈打击。

  一次酒会,苏绾滟被人刁难,舒父替她解了围。

  不过举手之劳,谁知苏绾滟就此疯狂迷恋上他,不顾舒父已有家室;多次示爱不成,她再度被人强行侮辱,癫狂之下,竟拿枪冲入舒家。

  虽然可怜,但邓珏却无法对她产生同情心理。

  有些人同样承受伤害,却不会去伤害无辜的人。

  邓珏粗略回忆了下,忍不住问梁衍“对了,听说你下午打了许纯薇一巴掌?”

  “嗯。”

  邓珏不可思议“你竟然还打女人?”

  梁衍取出一张白纸,钢笔在上面划了几道,他抬眼“她的性别不影响这件事。”

  邓珏摸着下巴,又忽然听到梁衍说话“你和许纯薇父亲来往比较密切,麻烦你转告他一声,让他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西京这块地方小,容不下许纯薇这尊大佛。”

  邓珏好笑“你难道还不让人回西京了?”

  “你只管转告,”梁衍说,“具体要怎么选择,全在他自身,我不干涉。”

  邓珏吐槽“你都这么说了,他怎么可能还留许纯薇在这里?他又不是傻子。”

  谈话间,只听寂静夜中,有猫哀哀叫了一声。

  “对了,那死猫的事——”

  “已经抓到了。”

  也是苏绾滟背后那人做的。

  先拿死猫恐吓,再把人劫走,那人自以为曾一手开发苏绾滟,养她多年,认为苏绾滟对他会有点真心。

  真是想错了。

  苏绾滟亲口对警察招供了一切,直言恨不得那人去死。

  那人不仅高估了苏绾滟对他的忠诚,也高估了自己的权势范围。依靠着岳父,这几年无风无波,他竟然感觉自己能够只手遮天,真是荒谬。

  “好了,时间到了,我也该回家,”邓珏看了看腕表,站起来,“再晚点,我妻子就该担心了。”

  梁衍送他离开,重新回到卧室中。

  舒瑶还在睡,小小一团裹在被子里,侧着身体,小手放在脸颊旁,呼吸均匀。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呢喃
为您推荐